第五章 神秘地道
我一慌,想坐起來,但沒想到身上力氣還沒有恢復,竟然沒有支撐起來。

  老頭笑笑說:“你別急,我是這邊山里的獵戶,今天去收獸夾子,沒想到在我們的地道中發現了你躺在那里,看樣子是從山上滾下來的,我想可能是山那邊的人?!?br />
  我疑惑地看著他問:“地道你們怎么挖的地道”

  老頭笑了笑,說:“還不是防著山上的吳大泡嘛,他們這股匪,就是無惡不作,看到誰家有好看的姑娘小媳婦了,就搶到了山上,所以,我們就挖了地道,平時這地道用石頭偽裝起來,誰也看不見,一旦土地匪過來,就藏到地道里了,哎我還沒問,你是怎么跑到地道里去的呢”

  老頭這樣說,我才明白他這里是正經人家。

  但是,他問我怎么滾過來的,我卻回答不了他,我只說我隱約覺得腳下下一軟,然后醒來后就到了這個地方,至于怎么過來的,我一點也不知道。

  老頭問我:“那你昨天腳下一軟之后,有沒有聞到什么奇怪的味道”

  我回想了一下,好像有一股香味,但又不明確,仔細想想,那香味好像存在于記憶里,后來再一想,又不太像有,總之記不得了。

  老頭說:“我們獵戶這里,有一種香,叫香,專門迷那些狐貍之類的野獸的,你知道這種野獸十分狡猾,一般的獸夾陷阱什么的對它來說不起什么作用,但這種香專門對付這種機靈一些的動物,聞到后,先是會發足狂奔,然后不停地找水喝,只要在水源那里等著就行了,它們喝水時拉都拉不動?!?br />
  聽到這里,我真正相信了他們確實是獵戶。

  我慢慢坐起身,打量著房間里,這時,門簾一響,進來了一個少婦,很漂亮,在山里能見到這樣容貌的不多,我開始覺得,山民們的那個地道,確實是有存在價值的。

  少婦看到我,臉紅了一下,問老頭:“醒了”

  老頭點點頭,說:“醒了,你再燒點熱湯讓他喝了,明天恰好去縣里有車,給人帶到縣里去吧?!?br />
  少婦聽到這里就出去了。我奇怪地問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從縣里來的”

  老頭指指我身上的衣服,說:“這身衣服啊,不是在縣里當官的也是一個不得了的人家。這種事我見多了,公子哥什么的上山來,迷路的也多了?!?br />
  他這樣說,我竟然有些慚愧。

  飯很快就做好了,我身上也有了些力氣,就站起身來和他一起來到屋外。飯菜不過是普通的家常菜,都是些素菜,粥是普通的米粥,還有一些玉米餅子,都是些山民們吃的東西。但不知怎么,或許是餓的原因吧,我覺得特別好吃。

  吃飯時,老頭自我介紹,他姓呂,在這里當獵戶三十多年了,這邊山要比那邊的山富足一些,所以就在這里安了家,先前有一個兒子,娶了這房媳婦,可是兒子被抓了壯丁,幾年也不見音訊,就剩下他和兒媳婦在家。

  呂老漢說著,輕嘆一口氣,說:“亂世啊,窮人的命,不值錢啊?!?br />
  我聽他談到了傷心的事,忙岔開話題,問他:“老先生,我聽說那邊山上有狐貍精,不知道有沒有這件事”

  呂老漢眉頭一皺,說了句:“這事你也聽說了我來給你講講怎么回事吧?!?/p>